1. <dl id="0yzmn"><ins id="0yzmn"><thead id="0yzmn"></thead></ins></dl>
          <li id="0yzmn"></li>
            1. <dl id="0yzmn"></dl>
              <output id="0yzmn"></output>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 專欄申請| 原創投稿 | English
              品牌聯盟網 > 品牌管理 > 團隊管理

              激活團隊中的關鍵少數派

              分享按鈕 日期:2018-09-26 瀏覽:395 作者:李寧 來源:中歐商業評論

                在管理中,我們時常強調打造團隊內的氛圍、文化或者基調。一旦這些不可見的行為規范建立起來了,很多管理難題都迎刃而解。可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因為這背后隱含的意思是,你需要影響到團隊里甚至是整個公司里的所有成員——至少也得是大部分的人。在社會心理學中,這種現象稱之為多數決定論(majority influence)。中國古語中也有“三人成虎”的說法。

                如果團隊氛圍是積極正面的,多數決定論是好事。新成員加入也會被這種好的氛圍影響,團隊就會自發自覺地往管理者期望的方向發展。可是試想一下,如果團隊是這樣的呢:成員之間不信任,有知識有信息也不愿共享,有問題大家都裝沒看見,同事需要幫助卻袖手旁觀……有沒有方法破局?

                我們最近發表在《應用心理學》期刊(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的一篇文章為管理者提供了一個思路。這個機制稱之為少數決定論(minority influence)。通常來說,少數是拼不過多數的。但也有例外,拼過“多數”的“少數”需要具備兩個條件:第一,他(她)本身需要具備很強的氛圍特征,我們稱之為“特殊貢獻者”(extra-milers)。比如我們希望改變后的團隊氛圍是大家積極為團隊獻計獻策,這個能影響大家的少數,就需要展現出高強度的建言行為。抑或者,我們希望團隊形成彼此互助的氛圍,這個特殊貢獻者就是最無私奉獻的人。這些特殊貢獻者通常都是管理者可以依賴的明星員工。而且,他(她)還需要在社會網絡中占據核心地位。換言之,企業需要充分利用明星員工的積極影響,同時還必須使他們處于能夠發揮積極影響的位置。

                關鍵少數是績效的“雙刃劍”

                同多數決定論類似,傳統的管理研究有一個既定假設:員工的績效貢獻是正態分布的,即企業和團隊的產出是由大多數人的貢獻決定的。例如,按照正態分布的假設,企業總績效產出的68%是由排名在16%~84%這一區段的員工貢獻的。然而近期的一些研究則表明,員工的績效貢獻率分布極為不平衡。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的波義耳(OBoyle)教授和喬治城大學的阿吉尼斯(Aguinis)教授發現,在大多數行業中絕大多數的績效產出是由少數精英員工貢獻的;1%的員工就可以貢獻總績效產出的10%;5%的員工可以產出26%的績效。處于16%~85%區段的大多數員工總和只貢獻了46%的績效。這一發現和我們日常生活中常遇到的20/80原則非常相似。

                雖然少數明星員工績效卓著,但是在越來越強調團隊協作的今天,需要充分發揮他們在組織中的帶動作用,提升整個團隊的效能。然而現實情況卻并不樂觀,有些研究表明,特別優秀的員工往往無法有效地融入到企業協作,甚至受到其他員工的孤立。例如,羅格斯大學的凱赫(Kehoe)教授和德雷塞爾大學的特茲巴(Tzabba)教授對456家生物科技公司的研究發現,明星科學家對企業的影響往往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這些關鍵員工促進了企業的績效產出,但另一方面也抑制企業培養其他創新型人才。但是,當這些科學家有機會頻繁地和其他員工進行協作時,就可以促進其他非明星員工的創新以及進一步提升企業的整體績效。因此,我們認為,最大化發揮關鍵員工在組織以及團隊中的積極影響, 企業必須關注兩個必不可少的條件:(1)這些員工是否具備積極影響企業的能力或者行為;(2)這些員工是否有條件在協作過程中影響其他人。

                圖 1展示了某部門的協作網絡,每個節點代表一個員工,節點的大小代表了該員工在協作網絡中的中心度。中心度越高,表明該員工在協作過程中起到越關鍵的連接和樞紐作用。紅色的兩個節點代表了高績效員工,他們可以通過和其他人頻繁的協作對整個團隊產生積極的影響,即為團隊中的特殊貢獻者。黑色的節點代表了低績效員工,雖然也處于協作網絡的中心位置,反而會通過協作網絡消極地影響其他員工。例如科爾塞洛(Corsello)和米洛(Minor)對一家超過2 000名員工的科技企業分析發現,高績效員工會對周圍同事的績效有著積極的溢出效應,一個高績效員工平均可以提升他們周圍同事10%的生產效率。有著負面行為的員工(例如工作暴力、欺詐、違反工作規范)同樣有著溢出效應,將負面行為傳導給周圍的同事。

                特殊貢獻:建言和協作

                我們針對一家大型制造企業87個生產團隊的研究發現,當團隊特殊貢獻者處于團隊工作流程網絡中的中心位置時,其建言和協作行為可以極大地促進團隊的協作效率,提升生產效率。我們發現,單單一個特殊貢獻者對團隊的影響甚至超過了其他所有員工對團隊的影響。我們采用全體員工互評的方式,測量了每個員工在團隊中的建言行為(“該員工是否經常在團隊中提出改進工作方法的建議”)以及協作行為(“該員工是否經常在團隊中幫助其他有需要的同事”),從而找到團隊中的特殊貢獻者。同時用社會網絡測量的方法,獲得了團隊內部工作流程網絡,進而計算出每一個員工在團隊工作流程中的中心度(workflow centrality)。我們進一步測量了團隊整體協作質量和團隊績效。在此基礎上我們采用多元回歸的方法,檢驗每個團隊的特殊貢獻者對團隊整體協作質量以及團隊績效的影響。

                表1中,模型 1 顯示了特殊貢獻者在團隊中的協作行為,以及其他控制變量對團隊協作的影響。特殊貢獻者的協作行為能夠顯著地預測團隊協作。模型2表示加入團隊其他成員的協作行為,對團隊協作的附加貢獻僅為1%,可以認為并沒有對團隊協作作出額外貢獻。我們進一步分析發現,特殊貢獻者的協作行為對團隊協作的影響取決于特殊貢獻者自身在團隊工作流程網絡中的位置,當特殊貢獻者的協作行為和網絡中心度有顯著的交互作用時,對團隊協作提升有著7%的附加貢獻。值得注意的是,在模型3中我們控制了團隊其他所有員工的協作行為,這一結果表明當特殊貢獻者處于中心位置時,對團隊整體協作的影響超過其他所有員工的貢獻。

                和表1的結果類似,表2中模型 1 顯示了特殊貢獻者在團隊中的建言行為能夠顯著地預測團隊協作。模型2表示加入團隊其他成員的建言行為的貢獻度只有2%,同樣沒有顯著地增加團隊協作。模型3表示特殊貢獻者的建言行為和網絡中心度有顯著的交互作用,當特殊貢獻者在團隊中處于中心位置時,他(她)對團隊協作提升有著7%的附加貢獻。因為團隊協作質量對團隊績效有著顯著的影響(相關系數為“0.28”),團隊特殊貢獻者的協作和建言行為通過對團隊整體協作的積極影響,可以進一步地影響團隊績效。

                綜上分析,當團隊特殊貢獻者在團隊中處于中心位置時,他們的建言行為和協作行為會顯著影響團隊的整體協作質量,促進團隊績效。如圖2所示,在團隊1中,特殊貢獻者(紅色)處于網絡的中心位置,他(她)有更多的機會在工作中對整個團隊產生積極的影響,通過建言以及協作行為改變整個團隊的協作氛圍。然而團隊2中的特殊貢獻者(紅色)因為處于團隊流程網絡的邊緣,其積極的行為就無法有效地影響整個團隊的協作氛圍。我們還發現,當團隊中處于中心位置的員工展現出較為負面的行為時(例如工作懈怠,推諉責任),這種負面行為會進一步破壞團隊的協作氛圍,進而影響整體績效(圖3)。

                不可或缺的協作網絡

                以上結論,對管理者具體有哪些啟示呢?可以從三個方面入手,最大程度發揮團隊特殊貢獻者的積極作用。

                首先,管理者必須善于發現企業中的關鍵少數。需要跳出根據績效高低來定義關鍵員工的思維,從全局視角找到企業中影響他人的關鍵員工。特別是在協作過程中,企業可以通過對協作數據的分析找到協作中的關鍵節點。在任何協作網絡中都存在“核心”和“橋梁”類的員工,所謂“核心”,即大量頻繁地和其他同事互動、協作的員工,而“橋梁”則是處于連接不同信息關鍵節點上的員工。

                在思考誰是特殊貢獻者的時候,也應該在看重的特質方面擴展思路。傳統思路往往將為企業創造績效的能力作為衡量的唯一指標。其實特殊貢獻者的存在可以是方方面面的,比如前面提到的建言行為和協作行為,雖然看起來似乎不跟績效直接相關,卻可以很驚人地通過改變團隊氛圍,從而大幅度提升績效。管理者如果用一個開放的態度來思考團隊內成員不同的特質,就可以發掘出除了績效以外的其他特殊貢獻者。管理者想要團隊往某一個方向發展(例如互助的氛圍),就應著重發掘和培養跟這個方向有關的特殊貢獻者(例如協作能力最強的特殊貢獻者)。

                其次,管理者還需要充分發揮關鍵少數在企業中的積極作用。每個企業內都存在無形的網,也就是我們研究所揭示的社會網絡。同樣的一個人放在社會網絡的不同位置會產生截然不同的效果。例如我們的研究中探討的社會網絡中心度,代表了特殊貢獻者與其他人溝通渠道是否通暢。這些社會網絡其實是掌握在管理者手中的,管理者可以開展正式或非正式的交流活動,讓特殊貢獻者有機會去影響同事。比如說,管理者可以考慮將部分任務分解,然后由特殊貢獻者經手這些任務的某一部分,從而提高這些特殊貢獻者的網絡中心度,確保特殊貢獻者可以把自己的影響力傳播出去,進而實現我們所說的少數決定論。

                企業還可以有目的地培養特殊貢獻者,例如開展關鍵員工提升計劃,協作訓練,領導力訓練等。在組織扁平化趨勢下,每一位員工都需要一定的領導力技能來協調工作,激勵同事,因此,對協作網絡中的關鍵員工開展針對性的領導力和協作培訓可以有效提升整個網絡的效率。

                還需要防范因為管理不慎帶來的負面影響。警惕團隊中的這些特殊貢獻者可能出現的過載問題(overload)。管理學者克羅斯(Cross)等人發現,團隊中的這些特殊貢獻者經常會出現分身乏術的情況。團隊成員及其他部門的員工經常會向他們尋求幫助,勢必造成特殊貢獻者很難完成本職工作。所以,管理者應注意幫助特殊貢獻者過濾掉不很必要的要求,節約他們的時間和精力。比如管理者可以規定,特殊貢獻者必須將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時間放在本職工作上,剩余百分之二十的時間可以用來幫助他人。

                最后,管理者需要警惕“負面”員工,特別是協作中占據主導作用的員工。員工的行為是多維度的,高績效員工以及協作網絡中的關鍵員工,也很有可能展現出負面行為。當這些員工在協作網絡中處于中心位置時,他們的某些消極行為(例如負面情緒)帶來的影響,往往可以超過高績效帶來的貢獻。管理者應考慮建立干預機制,疏導關鍵員工的負面行為,或者讓他們從事相對獨立的工作,減少負面溢出效應。

              TAG:團隊 管理 領導

              網站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品牌聯盟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網站部分內容來源于網絡采集,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侵犯到您的權益需要同本網聯系,我們會立即處理!投訴電話:010-51581866轉網絡部
              掃描左側二維碼或直接加微信號“brandunion”關注品牌聯盟官方微信公眾平臺。

              熱點圖片

              北京赛车pk10公式 软件

                    1. <dl id="0yzmn"><ins id="0yzmn"><thead id="0yzmn"></thead></ins></dl>
                      <li id="0yzmn"></li>
                        1. <dl id="0yzmn"></dl>
                          <output id="0yzmn"></output>

                                1. <dl id="0yzmn"><ins id="0yzmn"><thead id="0yzmn"></thead></ins></dl>
                                  <li id="0yzmn"></li>
                                    1. <dl id="0yzmn"></dl>
                                      <output id="0yzmn"></output>